首页 > 八卦 >汤唯:不争,也有属于你的世界

汤唯:不争,也有属于你的世界

换一个

汤唯:不争,也有属于你的世界

汤唯:不争,也有属于你的世界

01

《色戒》之后,汤唯火了。有人预言她会是“张曼玉第二”。在接受采访时,记者问:“你希望成为张曼玉那样的艺人吗?”

汤唯答:“Maggie永远只有一个。每个人只能做自己,谁也重复不了别人。”

她向来是坚持自我的人,内心有定海神针,外界不太能影响得了她。

青春期时,热爱表演,连续两年备考中戏表演系,无果。第三年另辟蹊径选择导演系,才顺利通过。

一回,主持人得知此事后,来了句,“前面考了两次没考过,对人是有点打击的。”——大概是想引她谈谈为了走演艺道路承受过的压力。

谁知神经大条的她脱口而出:“没有,一点打击都没有!”

如今出道十几年,汤唯始终是过去的老样子,我行我素,云淡风轻。

在流行锥子脸的年代里,她顶着一张清淡的“六角脸”行走江湖。

认真演戏,不混明星圈子,不在微博、Facebook、Twitter这类社交网站上凑热闹,几乎不上综艺节目,极少接受宣传期之外的采访。

神秘、淡泊、朴素,不去讨好谁,也不与谁争辩。

拍《武侠》时,陈可辛第一次约汤唯见面。当时,汤唯刚从唐山回来,穿着随意,踩着一双像木头的鞋就来了。可就是这双鞋, 让陈可辛觉得她能演好老百姓:

汤唯的一个优点在于,虽然盛名在外,但仍然保持了很多很朴素的特质。我这十几年来碰到的演员里,很少有人能保持这种单纯。 她很能融入当地的环境,让你看不出她是一个明星。

02

“平凡一点,踏实一点,演员这份工作可以做得久一点。”

即使已被认为是成熟的演员,谦逊的汤唯仍称自己没有表演天赋。因此,她总是下一番苦功夫,用最笨拙的方法,把心里面最真实的东西放在角色身上。如果不是每个细胞都浸润到戏剧氛围中,她演不出感觉。

拍《黄金时代》时,汤唯一本本地啃萧红的作品,用繁体字抄书,还跑到萧红的故居,在席子下面偷偷塞进自己的几根头发。

为了让自己更接近萧红当时饥寒无助的状态,即使在东北零下30度以下拍戏的时候,还经常故意让自己挨饿受冻。

拍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时,为了体验孕妇的生活,她基本上24小时都背着个大书包,里面装铅球,甚至有一次冲进浴室洗澡,才发现忘记把肚子摘下来。

在《武侠》里,汤唯演一位山野村姑。为此,她留长了指甲,在片场偷偷地抓起泥土,往指甲缝里塞土。被摄影师发现,她解释,“你见过哪个干活的村姑,手指甲是干干净净的?”

在《晚秋》里,玄彬与汤唯只有24小时,然而在戏外,他们花了两个月的时间酝酿感情。白天,导演金泰勇在西雅图修改剧本,玄彬和汤唯就一起在这个城市里游荡,晚上三个人又聚在一起聊天。

“我没有技巧,没有捷径,我只能走到人物的内心世界里面,感受她的喜乐,所以我每天都渴望能够进入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,让她的灵魂在我身体里。”

03

不拍戏的时候,汤唯就把自己隐藏在普通百姓里。

坐公交,在拥挤的人潮里得意地来张自拍,窃喜没被人认出;上菜市场买菜,跟小贩讨价还价;逛书店,逛街。

前阵子,网友还拍到挺着大肚子的她和老公金泰勇在深圳乘地铁出行。

她喜欢穿最普通的衣服,棒球帽,牛仔裤或一身黑裙。和许多爱炫耀名牌女明星不同,她反倒乐于和朋友比谁买的衣服更便宜。

工作之余,汤唯最大的爱好是看话剧。一有空就会找戏剧制作人袁鸿,让他帮忙介绍新剧目。她几乎不拿别人送的免费票,而是自己买单,和朋友悄悄地坐在台下。

袁鸿说:

她是个热爱剧场的女孩子,知道自己的位置,不迟到,不影响台上的人,也不会把自己放在很耀眼的位置。因为她懂得,主角应该是台上的演员,而不是台下。

容貌容易修饰,可气质是骗不了人的

在家的时候,她几乎不开电视,只看书。有段时间,跟着北师大的老师学古汉语文章、读《诗经》,一学就是半年多,坚持每节课必到。

她喜欢的东西一如她的气质,清淡舒服。食物,最爱简单的汤面;音乐,喜欢钢琴曲,听最多的专辑是玉置浩二的《酒红色的心》。闲时,喜欢坐在窗边看远处的风景,放空。

我就喜欢一个人呆着。不管我做任何事情,一个人都会有更多的心得体会。就好像这个屋子里无数的人在吵吵闹闹,空气中所有的灰尘都已经升到了半空,只有这些人全部走光之后,需要很长的时间,这些尘埃才会一点点落在地上,平静下来。你才看清,哦,原来变成这样。

与世无争、自得其乐的汤唯有自己的小世界,一个与外界认可、财富权力无关的世界。

如果没有《色戒》,也许我们中许多人都不会认识她。但就算没有《色戒》,这个注重自我意识、不趋附潮流的女孩,一定能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充实漂亮,像现在一样,云淡风轻。

 

上一篇:赵雷: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址:http://www.youliaoshe.com/s/news/201902/322.html
小提示:喜欢本文可以收藏哦

推荐图文

有料社 WAP地图 - Copyright © 2018